埃及遊記1-啟程元旦假期過後,氣溫開始驟降,新聞也頻頻播放著入冬以來最冷寒流即將來襲的消息,豆比爸高興地說,去埃及剛好避開寒流。回想我們去年到吳哥窟自由行時,剛好也避開一波大寒流。在出發的前一天,我特地搭乘北高唯一剩下的華信航線,將比牧二犬組送到高雄過冬,整晚只見老爸老媽不停地餵比牧各種份量驚人的美食,比牧也毫無節制地一直吃、一直吃、拼命吃(怎樣!是覺得平常伙食很差,被虧待嗎,真不給我面子),尤其是豆比,不停地討食,短短幾個小時,吃掉平常好幾天吃的量,驚人的食量令我啞口無言居酒屋(拭汗)(豆比:平常只有冷飼料可以吃,高雄冬令營有好多好吃的東西)。看來比牧結束冬令增肥營時,將會帶著肥肥滾滾的肚腩進入減肥營。安頓好樂不思媽的比牧後,我又搭高鐵趕回北部。我們的行程,是先搭乘荷蘭航空到曼谷,再轉搭埃及航空到開羅。荷蘭航空起飛的時間是晚上七點五十分,所以要在傍晚五點五十分抵達第二航廈集合。當我拉著行李箱,正等著豆比爸對門窗等安全設備作最後的確認,左等右等,都等不到豆比爸,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實在不能再拖了,只好上閣樓(兼豆比爸的攝影室)找人,原來豆比爸把酒店工作所有要帶去埃及的攝影設備,從包包裡都拿出來,排排立在桌上拍照,令人不禁又好氣又好笑。在一片手忙腳亂中,豆比爸匆忙把照相機們都塞回去,抬著大行李下樓梯,終於出發趕往機場。當嘟嘟房的接駁車,將我們從停車場載抵第二航廈時,剛好是集合時間。接駁車的司機問我們是不是要去曼谷,說這時間到機場的都是到曼谷的,待問明我們是要坐荷蘭航空後,司機說是「野雞機」。呃,為什麼???豆比爸:既然豆比媽有提到攝影裝備大清點,就來個設備清點照片好了。以上是用最忠誠事主的Canon IXY 55所拍攝,本次埃及行並當鋪未帶此小相機,因為不符合「重」裝備的資格,沒想到到了埃及,豆比媽竟然問「怎沒帶那台Canon小相機?」天啊?我們已經帶4台了呢。總結這次帶了1台豆比媽用的400D搭配Sigma 17-70mm、1台向表弟借來的400D,為了搭配小小白IS用的,1台5D Mark II全程搭配24-105mm、1台Canon S80、另一個向表弟借來的外閃,行程中幾乎沒用到外閃,因為經過實戰經驗,5D Mark II的高ISO實在太強了。還帶了400D用的10-22mm超廣角鏡頭。其他還有使用率頗高的CPL鏡,沒啥用到的漸層減光鏡,常常需要吹走埃及細沙的吹球,一個有點份量的腳室內設計架,還有全程沒用到的隨身攜帶的章魚腳架,到埃及只用一次的225流明超亮LED手電筒。清點完畢。當全團集合後,領隊發放登機證,我跟豆比爸的機位是分開的,領隊向大家解釋說,荷蘭航空的劃位,是依照英文姓名的順序來排的,不過,這班飛機上的位置沒有全滿,可以等全部乘客都上機後再調位置。掛行李時,櫃臺人員在行李上綁上往開羅的紙條。不過領隊還是請大家將行李領據都交給她處理,她說到曼谷後,她要將這些行李改掛埃及航空,所以需要領據。荷蘭航空的餐點非常普通,視聽設備也很陽春,只有懸掛在天花板上的幾澎湖民宿台電視,播放著電影「地心冒險」(布蘭登費雪主演)。看完地心冒險這部奇怪的電影後(豆比爸對這部電影頗有意見)沒多久,我們也到曼谷了。大約是曼谷時間晚上十點半左右(台灣時間十一點半囉)。團員依照領隊事前的叮囑,出了空橋後就停步集合。領隊辦理轉機手續,辦超久的。不過我跟豆比爸的機位,便劃在一起了(雖然隔一條走道,不過還是連號啦)。往開羅的班機,是曼谷時間凌晨一點十分起飛。曼谷機場和新加坡機場一樣,總是人潮洶湧,各色人種形形色色,即使是凌晨,餐廳仍然高朋滿座。相較之下,桃園機場總21世紀房屋仲介是冷冷清清,唉。機場的賣店對我倆一點吸引力都沒有,我們閒逛了一會兒,決定進餐廳喝碗泰式米粉湯。結果,最後我們點的是椰子汁和炒河粉。並沒有喝米粉湯。這顆椰子,豆比爸一喝之下,驚為天椰,超好喝的。這盤河粉份量超小的,味道甜甜的,不是很喜歡。我們以美金結帳,這餐超貴的,十幾美金吧。都已經是半夜了,這些店都還是開著。這是我第一次到曼谷機場。豆比爸以前到過舊的曼谷機場,新機場落成後,這是第一次來。我跟豆比爸都不是很喜歡這個機場的設計,有水泥的感覺,蠻粗的。領隊等在登機口點人數。要飛負債整合去埃及了。起飛時間等於是台灣的凌晨二點十分,身體當然覺得很疲累。埃及航空安全帶扣環上的荷魯斯標誌。埃及航空的座椅舊舊的,有的椅套甚至有破洞。服務人員的態度都不是很友善,跩跩的,不尊重客人,到了埃及後,發現不是只有空服員這樣而已上了飛機,正想睡覺,卻很快就上飛機餐了。當時真的很想不理飛機餐,繼續睡,畢竟當晚我已經吃了很多餐了(在桃園機場吃了餛飩牛肉麵、又在荷蘭航空上吃飛機餐、還有曼谷機場的炒河粉)。不過因為前面三餐都不好吃,肚子還是會餓,所以我還是勉力醒過來吃飯。網路上有遊小額信貸記說,埃及航空的餐不好吃,魚肉還可以。所以我就點了魚,是還OK啦,不過配菜都不好。用完餐,機艙內的燈也調暗。飛機外一片漆黑,機艙內也黑黑的。除了睡覺,也沒別的事可作。在漫長的航程中,昏昏沈沈,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沒有睡著。豆比爸似乎睡得還不錯。埃及時間清晨4點20分的早餐(台灣時間上午10點20分),大致上就是麵包、麵包、麵包。當時飛機已經飛了八個多小時。這班飛機似乎比預定的時間晚了一個多小時才到埃及。約埃及時間清晨6點20分左右(台灣時間12點20分左右)抵達開羅機場,真是漫長的航程啦,賣房子豆比爸說他的屁股坐得好痛。別人都是清晨五點多抵達,照片看起來都還是黑夜,我們則是在清晨六點多抵達,天色已經微亮了。下飛機後,便搭接駁車進機場。我跟豆比爸都覺得奇怪,這麼大的機場,難道沒有能力作空橋嗎?一大堆客人,提著沈重的隨身行李,擠在接駁車裡晃,真的不舒服。當地旅行社的人員已經在機場守候。以前埃及的落地簽證,都是像郵票一樣,用口水沾一沾背面,黏在護照上,現在有稍微改進啦,變成貼紙式,直接貼在護照上,不用再用自己的護照保存埃及人的DNA啦。接下來,就請大家跟著我們看看埃及這小型辦公室個國家吧。
創作者介紹

lustration

gd21gdfds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